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的红颜我的闺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22:43 阅读: 来源:滑轮厂家

恋爱后不久,杨绿佳就发现陶国正跟另外两个女人关系不一般,简直就是他的红颜知己。一个是他从小学读到高中的同学新兰,另外一个,是他公司的同事田园。

杨绿佳先认识的是新兰。和陶国正恋爱没多久,三个人就一次吃了顿饭。

那天,陶国正对杨绿佳说,去认识一下他最好的朋友。

起初杨绿佳本能以为陶国正口中的朋友是男子,没想见了面,对方竟然是个千娇百媚的小女子,娇小的身材,巴掌大韵小脸,皮肤白皙……这样的相貌,几乎让杨绿佳自惭形秽。好在,新兰倒是给足杨绿佳面子,一开口,落落大方地叫了声嫂子,叫得杨绿佳当即脸红了。

为此,杨绿佳也不好再说什么,一顿饭,努力以女主人的身份表现出大方和大度,但还是微妙地察觉了陶国正对新兰那种习以为常般的呵护和照顾,无需询问就点出新兰喜欢的菜式,连新兰习惯的空间温度都了如指掌,并且有繁多关于当年的共同话题,后来说到兴奋处,陶国正手舞足蹈,完全忽略杨绿佳的存在。还是新兰察觉到气氛失常,把话题停了下来,主动和杨绿佳寒喧,杨绿佳才不至于尴尬到底。

心里不由得存了芥蒂,吃完饭,送新兰回去后,杨绿佳半开玩笑地问陶国正,看你们很要好啊,新兰又那么漂亮,当初,怎么没有追她呢?

陶国正想也没想便答,我哪里追得上她?

杨绿佳心里当时有些恼,原来是追不上才会轮到她的。陶国正却又来了一句,不过我也没想追她,这么多年,当她是妹妹。

杨绿佳无语了,这大抵是男女关系最好的借口了,兄妹嘛,感情定然是纯真的。

过了几天,杨绿佳无意在陶国正的手机看到新兰发的信息:杨绿佳不错,通过验证。

由此可见陶国正对新兰的重视。

和田园的相逢晚一些。那日,陶国正正式向杨绿佳求了婚,晚上,喊了一帮同事去KTV庆祝,男男女女中,田园有些与众不同,她的气质和名字完全不符,短发、下颌棱角分明,更像个帅气的男生。但让杨绿佳想不到的是,田园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她一个下马威,严肃地对杨绿佳说,以后你可要对陶国正好,不然连我都不答应。

杨绿佳一愣,立刻生出几分气恼,好不好是她的事,田园算哪根葱?只是那样的场合,杨绿佳还是说服自己保持风度,于是装作未听见,没有接茬。但事后,杨绿佳不干了,质问陶国正,她是谁啊?凭什么要求我?

陶国正却替田园说话,她是我“哥们儿”啊,她就那脾气,人挺好的。

“哥们儿”?就算她长得再像男人,她也是女的。杨绿佳更来气,我还当她是你妈呢。

陶国正却不干了,不许杨绿佳说田园的不是,理由是“哥们儿”就是用来相互维护的。

两个人就这样争了几句,后来见杨绿佳真恼了,陶国正才软下来开始哄她,凑过去说,“哥们儿”只是身外物,贴心贴肺的还是自己老婆呗。

这样的话,让杨绿佳再也恼不下去了,但还是给陶国正立了规则,人前人后,他都需维护她,不许任何人尤其任何女人让她没面子。

陶国正举手保证,这场小风波才算过去。

当然,她们的存在不影响大局,风和日丽的好时光里,杨绿佳为陶国正穿了嫁衣,然后去丽江度完蜜月,回来之后整理结婚的账目。杨绿佳吃惊地发现有两个超大红包,一个是新兰的,另一个,当然是田园的。不仅红包,新兰还送了陶国正一套价格昂贵的西装,而田园的贺礼中,也额外有一份没有入账的高档化妆品。

当然,化妆品是给杨绿佳的。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陶国正摇头晃脑地做陶醉状。杨绿佳却无限感慨,男女关系,真是雾呈看花,钱多是一回事,她们对陶国正还真是用心。那套西装,尺寸、款式和颜色简直如给陶国正量身定做,而那套化妆品,杨绿佳曾经念叨过好些天也终究没舍得买,万万想不到,送给她的人竟然是田园。杨绿佳记得,婚礼那天,田园说的话也不怎么入耳,她对杨绿佳说,珍惜陶国正啊,珍惜你的福气。好像她嫁给陶国正占多大便宜似的。不过这套化妆品还是让杨绿佳的心微微柔软下来,用陶国正的话说,糖衣炮弹是有力量的。

只是心软归心软,新兰和田园,终不免成了杨绿佳心头的小荆棘,嘴上说不出什么,每每想起来,还是刺蓬蓬的不舒服。

陶国正有些不对劲是在结婚半年后,那段时间,他的话明显少了一些,总是心不在焉,问他,又否认,只说单位事情多,有点累。

杨绿佳不是刨根问底的那种性格,但留心观察,也没看出任何端倪,直到那天晚上……

那天,陶国正打电话说有应酬,不回家吃晚饭了,但到了晚上9点,陶国正还没有回去。杨绿佳打了电话询问,好几次,陶国正都没有接电话。眼看时间越来越晚,杨绿佳担心起来,怕陶国正喝多了,也胡思乱想是否有别的事情。焦急中,杨绿佳灵光一闪,想起偷偷存下的田园的号码,犹豫了半天,还是拨了过去。

但没想到,田园的电话也无人接听,杨绿佳瞬间凌乱了。正手足无措间,却听门铃响,杨绿佳冲过去拉开门,便见两个人相拥着跌撞进来。

正是陶国正和田园,陶国正整个人都靠在田园身上,明显喝多了。

顾不上气恼,杨绿佳帮田园把陶国正扶到沙发上放倒,陶国正睡着了。

田园却不顾杨绿佳心里浮想联翩,拍拍手冲陶国正不屑,酒量真是不行。

出什么事了?杨绿佳急急询问,从恋爱到结婚,从来没见陶国正这样失态过。

田园这才转头看了杨绿佳一眼,还不是单位的破事,陶国正被人算计了一下,心里不痛快。

杨绿佳微微一怔,继而无限失落,这样的事,他宁肯拉着田园喝闷酒也不同她说,她这个妻子,果真比不上“哥们儿”吗?

正愣怔着,听田园催促,去做点汤啊,一会儿给他醒酒。

杨绿佳心里有气,白了田园一眼,他有事都不跟我说,我不管他。

没想田园却更来气,直接指着杨绿佳发火了,所有好事他都跟你分享,赚了钱给你花,坏事都不告诉你,让我们分担,你还不管他有没有良心啊……

田园竟然还有理了,凭什么啊?但没等杨绿佳回击,正在发火的田园却万分委屈起来,男人就是偏心,还“哥们儿”呢,一百个“哥们儿”也敌不过一个老婆,要不是看在当初我刚去公司他为我仗义执言的份儿,才懒得管他的破事呢……

杨绿佳目瞪口呆,她没想到田园和陶国正的感情,竟也有渊源。只是这一刻她相信了,他们之间,绝对是光明正大没有任何暖昧可言的,否则,当初他未婚她未嫁,就不会有自己什么事了。

而如田园抱怨,陶国正的隐瞒,不过是不想她担忧罢了。

瞬间,杨绿佳决定和田园化敌为友。她飞快跑去厨房做了两碗醒酒汤,端了一碗递给田园,不吝感激之词,弄得田园最后不好意思起来,离开时,对杨绿佳说,放心吧,以后陶国正在外面,我会替你看住他。

杨绿佳偷笑,陶国正说对了,田园就是个“爷”,快人快语,心里没有弯弯绕。

那以后,杨绿佳主动和田园接近起来,做了好吃的,也会让陶国正喊了田园一起回来享用。如杨绿佳所料,田园这性子,没过多久就成了杨绿佳的“心腹”,常常不等杨绿佳探听,就会主动里应外合地告知陶国正的各种信息。

田园这蓬荆棘,杨绿佳算是以柔克刚地拔去了。至于新兰,杨绿佳分析了详情一新兰和陶国正,还当真是青梅竹马的情感,陶国正定然是对新兰存过心思的,但显然,如陶国正所言,新兰以兄妹的情谊婉拒了陶国正,但又在意和陶国正的好,故此多年下来,始终在陶国正心里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

相比起来,杨绿佳知道,其实新兰的存在比田园更危险。但是,她还真不能气恼,否则会适得其反,她嫁给陶国正是为爱情,为以后的好日子,不是为了和他的前情斗气。

所以,杨绿佳没有将新兰划在对立面,有了田园的经验,她决定以柔克柔,制造了几次饭局的接近后,杨绿佳探知到新兰喜欢那种清秀、内向的男子,于是用心帮新兰找起了男友。

只是并不太容易,接触的几个男子,新兰都没有感觉。陶国正却微微有了醋意,那日,忍不住劝杨绿佳别操那份心。

杨绿佳佯装不觉,认真回道,她可是你妹妹,我不操心谁操心?

陶国正再无话可说。

为此,杨绿佳更加明白,只有新兰嫁出去,她的危机才会彻底解除。

终于,几经辗转,杨绿佳挖出了好友的表弟,那个中医院的小医生,不仅有清秀面目,且内敛含蓄,很合新兰心意。

相处了一段,新兰公开了恋情,参加过订婚宴后,杨绿佳对陶国正说,可要准备一个大红包还人情了。陶国正没接话,过了半天,揽过杨绿佳的肩,悠悠地说,老婆,这天底下,还是你对我最好。

杨绿佳知道,陶国正这话是有感而发,有醋意、有失望,也有感慨,但到底,新兰这蓬荆棘,也软软地倒下了,从陶国正的红颜知己,变成了她的闰密。

只是,杨绿佳知道并不能从此大意,男人终归是男人,难保什么时候不会对外面的女子心猿意马起来,用一个网友的话说,婚姻不过是一个女人和无数个女人的斗争。但有过这样的经验,有爱作底,杨绿佳不怕。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