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无处不在de印尼社交网络

发布时间:2020-01-15 00:59:42 阅读: 来源:滑轮厂家

在印尼,网络发展得竟然如此成熟,实在有点出乎意料。

网络不但成为青年男女交友的工具,还能刺激经济发展,监督政府执法……种种功能不一而足,让人叹为观止。

也许有人要把这归功于印尼国土分散于上万个岛上的现实条件,但无论怎么说,印尼这个东南亚国家能超越那么多的发达国家,成为和 名列前茅的市场,还是值得好好思考、借鉴的。

近日一项可靠的数据调查显示,印尼目前已是脸谱网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是推特网的第三大市场。这个国土面积不算大的国家,拥有着超过4千万的脸谱粉丝和2千万的推特追随者。更有人这样比喻,如果说把脸谱网比作一个王国的话,那么,印尼必定是这个王国的中心。印尼这么多的人在使用社交网络媒体,却也只占了该国两亿四千万左右人口中的20%,市场潜力无比巨大。

而在去年7月,印尼总统苏西洛在巴厘岛上对东盟各国外交部长发表讲话时呼吁,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推特、脸谱和其他社交媒体来加强与本地区民众的交流。此事从另一方面表明,社交网络媒体在印尼能受到总统如此高级别官员的认可和推荐,足见其影响力在该国已非同一般。

牵引爱情的绳索

人们对社交网络媒体在印尼国家的爆炸性增长态势有目共睹,而如此广泛的影响也已潜入到印尼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今年2月情人节期间,印尼就重磅推出了一部以推特为主线,串联男女主人公浪漫爱情故事的喜剧电影,名叫“推特共和国”(Republik Twitter)。该电影的导演昆茨(Kuntz Agus)认为,印尼完全就是一个推特的世界,印尼的一部分人通过这个社交网络媒体分享和传播消息,而另外一部分人则纯粹是为了通过这个媒介来寻找真爱。

一名刚满22岁的年轻印尼大学生就讲述了他在网络上的恋爱经历,“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是通过网络空间认识的。我们通过网络信息互递爱慕之情,但我们从未见过面。”在接下来的三周里,他们渐渐发现了彼此性格不合的地方,最终还是分手了。“但一个月前,我遇上了另外一个心仪的女生,也是通过网络认识的。”

印尼并不是一个有着依照父母之命安排婚姻之传统的国家,社交网络媒体因此也就恰如其分地发挥了其作为寻找另一半有效途径的作用,尤其对这个拥有着1万7千个小岛的国家来说,网络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

激发印尼商业发展

既然这个国家受到了那么多民众对在线社交的青睐,要挖掘其中潜藏的商机也就不会是很难的事情。

来自特恩斯市场研究机构的调查显示,一些新兴发展国家如印尼的消费者对社交网络媒体中品牌促销的接受能力比欧美国家的消费者强得多。也许也正是基于这个发现,总部位于芬兰的Rovio公司负责亚洲事务的副总裁Henri Holm就选择把印尼首都雅加达作为他们全球商业发行活动的第一站,该商业活动是把其开发的全球知名游戏“愤怒的小鸟”嵌入到脸谱应用中,以吸引更多的网民关注和使用。他说:“我们很容易就选择了印尼这个市场,这里充满活力。”

看到这个商机的不只是这位外国公司的总裁,当地一名年仅24岁的创业者Reza Nurhilman也通过社交网络媒体一手开创了他的知名小吃店“麦西”(Maichih),该店自产自销风味独特的烤木薯片。>Reza推陈出新,选用了线上线下同时营销的方式。在线上,他的麦西小吃店拥有差不多40万个推特关注者,而线下他也有不断移动的小吃摊点。线上推特关注者可以随时在线了解他线下小吃摊点移动的最新动向,每移动一次网络上就更新一次。这样一种简单的操作方式,增加了小店的出镜率,也让真正喜欢烤木薯片口味的人能最快捷地买到小吃。

现在,雷扎已用挣来的钱在万隆设立了新的工厂,他的小吃摊点在全国范围内也增设到了1500家。另外,他还打算自己再开一家咖啡店。

解决社会问题的工具

在印尼,人口贩卖现象猖獗,属于亚洲国家中人口贩卖犯罪率很高的国家之一。一些人贩子就抓住社交网络媒体影响力比较广泛,可以轻松发布图片的特点选择在网络上作案。

近年来,印尼就曾发生过人贩子在脸谱网上大胆宣称自己可以售卖7名女孩的案子。人贩子当时还表示凡是有兴趣购买女孩的客商还可以通过网络上公布的他们的代理商来选购,且他们已具备长达两年的贩卖经验。经过印尼刑事案件调查警员的网络跟踪和追捕,最终把嫌犯绳之以法。而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在供认犯罪事实时称,他们一度把社交网络媒体当做快捷方便的交易市场。

一名就职于雅加达的警员表示:“我们一直在与人口贩卖做斗争。现在脸谱网上已建立起一个名为"禁止在印尼贩卖人口"的组织。随着脸谱网的普及程度越来越广,我们通过网络与任何案件作案的犯罪嫌疑人斗争的压力也就越大。”

然而,脸谱网不仅仅成为了排除社会案件发生的一种工具,还给流落于该国街头的孤儿们提供了庇护的安慰。当下,印尼15万无人照管的小孩中有15%的儿童流落于街头,他们没有户口登记证明,没有出生证,得不到社会对其身份的认可。他们既没有受教育的机会,也不曾获得健康体检的权利,无力追寻更好的生活。

但是,脸谱网却由此为他们这些可怜的孩子提供了一个教育的平台。孩子们可以通过在线简单的游戏学会一些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可以在线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交流,发现印尼以外的另一个世界。

比如一个称为“东爪哇人道网络”(简称JKJT)的NGO组织和救助儿童会就一同利用脸谱网联系上这些街头流浪的孩子,给他们提供了生活建议与陪伴。这些受到救助的孩子们晚上都待在网吧里面接受网络看护。

一名儿童救助会的指导老师塔塔(Tata Sudrajat)则说,“网络救助流浪儿童的方式并不是最理想的,网络上有色情内容流窜,且受监督的孩子们得不到细心的呵护。但是,就目前看来,赞成网络救助孩童的人员数量还是多于反对者。”脸谱网无疑给印尼街头流浪的孩子们带来了些许正面积极的影响。

监督政府执法的一种方式

印尼内阁秘书迪波·阿兰(Dipo Alam)曾向印尼各政府部门发出联合抵制社会媒体不良宣传的要求。一段时间以内,印尼电视台和报纸这些传统媒体反复公开向公众批评政府作为,揭露负面消息,导致一些西方投资者不敢介入印尼投资。迪波,同时还出于印尼政府一直是本地媒体发展经济支援者的考虑,认为政府部门应该舍得抛弃那些过于挑剔的媒体单位,同时还强调政府官员应当减少接受媒体采访的请求。

鉴于诸如电视或报纸这些印尼传统媒体在公开新闻业中将要面临来自政府压制取缔的可能,社交网络媒体由此变成了印尼公众不满政府行为进行发泄的平台。印尼就曾有一些匿名的推特网账号使用者通过网络平台发布针对特定政客的厚颜无耻的攻击言论的事件发生。一个名叫@Fahri_Israel的推特账号注册者,在该网络上拥有差不多1150个粉丝。此人通过该账号上传了一段有损该国正义党住房部门副部长阿尼斯(Aris Matta)形象的色情视频,企图在2014年政党大选前破坏该政党的蓬勃前途。

广受欢迎的原因

印尼是黑莓手机使用大国,该国有1.38亿流动电话用户,其中,黑莓用户数量占了42%,是全球最大的黑莓社群。另外,安卓系统用户数量占该国的25%,而塞班系统用户数量占了27%,最少的苹果iPhone用户数量仅占3%。这个对比数据说明的是,印尼的民众倾向于使用价格便宜的,嵌带社交网络媒体的智能手机。

印尼56%的流动电话用户使用上网服务,而全球流动电话用户的平均上网率仅26%。波士顿咨询公司新加坡驻站研究员瓦莎莉(Vaishali Rastogi)说,“2011年,印尼仅有7%的人口享有电脑,但那时90%的手机都可用来上网。”她认为,印尼的手机连通网络功能无时无刻不存在。在印尼,绝大多数人都可通过廉价的手机享受该国电信公司提供的捆绑上网服务,直接快速地连接到社交网络媒体上。很多印尼人对网络门户的理解直接就是社交网络媒体。

《经济学人》杂志对印尼社交网络媒体如此风靡现状的一个观点是,在印尼文化熏陶下的人们喜欢公开,不担心泄露太多隐私,且对热门话题趋之若鹜。《金融时报》对该现象的解释是,印尼本地文化从来就是自然而然地社会化程度较高、人们热爱说闲话的氛围。

印尼社会与数字媒体环境机构的管理人员拉蒂(Ratri Adityarani)认为,印尼社交网络媒体流行程度之所以有别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重要原因在于,印尼人民崇尚友谊,有强烈的好奇心,且重视凝聚力。印尼的人们选择把社交网络媒体作为日常交流的方式已成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对于社交网络媒体在印尼兴兴向荣的态势,印尼网络公司的创建者和管理者Rama Mauaya的想法是,印尼人天生喜欢与同辈人保持紧密的联系,骨子里渴望与每一位朋友保持联系。他们在网络线下的生活状态就是与所有人相连,而社交网络媒体不过是将这种状态搬到了网上。

名医汇

名医汇

医院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专家挂号平台

相关阅读